战疫日记:17年前我在小汤山抗击非典,现在我又来到了武汉

我是李利,南方医院惠侨医疗中心护长。在小汤山抗击“非典”那年,我27岁。17年后,当武汉疫情需要支援时,我义无反顾的来了。

在武汉一线的李利,由于长时间工作,口罩在她脸上留下了印痕。南都记者 钟锐钧当年凯旋回到广州,我也哭了

我永远不会忘记17年前的那个春天。SARS肆虐,国人生命受到严重威胁。当听到第一军医大学组建医疗队赶赴小汤山的通知时,我毫不犹豫主动请缨,成为这支队伍光荣的一员。作为一名护士,我与战友们并肩作战。

任务结束时,离开小汤山的那一天,我哭了。凯旋回到广州,我也哭了。我为我们这支队伍感到骄傲、自豪。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,平安回家真好。

17年来,我从一名普通护士,走上了护长的管理岗位。身份虽变了,但初心不改。我不断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,带领团队为优质护理不断努力。

突如其来的武汉疫情,扰乱了岁月静好。身为一名医务工作者,我必须负重前行。作为一名在小汤山转正的共产党员,我更是责无旁贷。我第一时间在递交院党委的请战书上签名宣誓。“若有战、召必回、战必胜”,这是小汤山战友们的共同心声。

我最小的孩子今年才3岁,护理部的领导多次劝我留在医院本部。我知道,在后方也能够为抗击疫情做贡献,但还是想到前线去,因为我有小汤山抗击“非典”的历练。我想和这帮八零后、九零后的护士们并肩作战。

最终,院党委批准了我的请求。特别让我激动的是,17年后我又和当年的队长郭亚兵、好姐妹史丽莎走到了一起。亚兵主任这次继续担任我们的队长,他也是广东省支援湖北疫情防控医疗队的领队。而我则担任了医疗队的副队长、省队的副领队和护士长。

搭班护士来自9家医院

抵达武汉后,我们很快进入了“战斗”状态。我第一时间与兄弟单位的护长们建立了联系,熟悉护理队伍的情况。

短短两天,我们先后召开了6次协调会,统筹各项护理工作。我跟随郭队进入汉口医院病区了解实情,随后马上着手制定护理排班。

由于病区患者人数饱和、医疗物资短缺、护士又来自9家医院等因素,从开会商议到最终制定排班方案,整整花费了8小时。

为了缓解其他医疗队护理人员紧缺情况,我抽调我院3名护士给其他同行队伍。护士姑娘们顾全大局,我为她们骄傲。

面对传染病疫情,做好防护是保护自身和完成任务的关键。我们在进入病区前反复强化各项防护措施的演练,做到人人过关。面对未知的“敌人”,心存恐惧是正常反应。作为“过来人”,我的存在让她们安心。

我跟她们一起进入病区,一起护理患者,一起面对危险。要求别人做到的,我必须做到。我提议郭队组织召开了我院援鄂护理组会议,听取大家的想法,也给她们打气鼓励。我是大姐姐,我要看好她们。

由于疫情的严峻性和复杂性,病区的工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繁重和琐碎。患者多、病情危重,需要许多的护理看护,输液、配药、导尿下胃管、氧疗、上监护、观察病情等等任务应接不暇,既耗费时间更考验体力。由于医院人手严重不足,我们还要腾出功夫来做保洁、为患者送餐、处理医疗垃圾。

为了减少潜在感染源,我跟丽莎花费了大半天时间,逐个病房拆下久未更换的窗帘。为了让各项工作更有效率,我们在物资摆放、标识提醒等方面做了很多改进。

为了应对原有中心供氧无法满足患者需求,我们跟医生们一起为患者频繁更换氧气瓶。许多护士在家都是父母宝贝,在这里也都变成了“女汉子”。我们忙完四个小时,许多人都是满身是汗、疲惫不堪。

“我们是来治病的,不是添乱的”

由于是新的工作环境、新的医护队伍,我们有许多需要沟通磨合的环节。

我和其他护长们搜集大家的意见,向郭队和医疗会议反馈。我们也听取医生们的建议,不断改进护理工作、提升护理质量。与汉口医院病区护理部的沟通更是持续不断,物资领放、工作流程,都需要依靠方方面面的协调。客观困难我们尽量适应,主观不足我们努力克服。当医生们对我们的辛劳表示致敬,当看到病友对我们竖起称赞的大拇指,我感到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郭队说,我们是来治病的,不是添乱的。我感谢院领导和护理部对我们工作的关心和鼓励。我感谢院里派出的这支护理精兵强将,她们不怕苦、不怕累、不计较得失,有不是军人胜似军人的作风。我时刻勉励自己以身作则,在工作中严格要求她们,因为我深知只有严格才是最大的保护。我在生活中努力帮助她们,就像当年小汤山的战友们帮助我一样。

2月2日,恰逢一名队员28岁生日,我组织休息的队友们为他定蛋糕、唱生日歌,陪他度过了难忘的温馨时刻。个别护士因为工作强度大、身心疲惫,情绪上有些波动,我及时听她们倾诉,我给她们讲小汤山的故事。我告诉她们,要坚信我们一定会取得这场疫情阻击战的最终胜利。

我坚信我们会圆满完成这次支援任务。在家里,我是妈妈、是妻子、是女儿。过去,我曾是一名小汤山医院的战士。但此时,我是一名17年党龄的共产党员,是支援湖北疫情防控医疗队的一名队员,是护士们的护长,我一定会带好这支队伍,也会把她们平安带回家。

记录:南方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 肖冠华

整理:南都记者 李春花 通讯员 李晓姗